裘继戎:京剧人必须跟上时代

来源:2020-06-27 18:28:39

“十净九裘”的说法梨园行无人不知,裘派嫡系传人、一向以叛逆著称的85后净行演员裘继戎继跨界参选《中国好舞蹈》之后,掀起了舆论涟漪。“裘裘”不断跨界合作,最近还推出了自己的全新世界音乐作品《遥远的路程》。采访中他介绍,《遥远的路程》讲述人与孙悟空共同的磨难,令裘继戎联想到自身,甚至现实生活中的每个人,每个人到底苦苦追求什么,每个人都从来不曾拥有什么。

“固步自封等于委曲求全”

跨界视觉开拓者裘继戎出生于梨园世家,自幼承袭祖父京剧秦门“裘派”创始人裘盛戎先生、父亲京剧名角裘少戎先生的一脉好嗓,曾荣获“小梅花”金奖,在《中国好舞蹈》《叮咯咙咚呛》《欢乐喜剧人》等节目中有亮眼跨界表现,颇受好评。

年少的“裘裘”曾经不了解裘派艺术的魅力,“由于父亲39岁英年早逝,作为家族中唯一的男丁,我1996年进入北京戏校。从小只是听说爷爷是被公认的一代宗师,但我完全不知道爷爷到底是何方神圣,是怎样的一个人。进入戏校后,我发现自己的生活就和电影《霸王别姬》里戏班的状态一样枯燥无味。那时我在学校是被很多老师惯着的一个学生,因为我的爷爷是裘盛戎。我爷爷那代人身上的气质,现在的京剧人并不具备。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这代人的气息和他们没有太多的衔接。京剧固然是一门高尚甚至近乎完美的艺术,但天下没有走绝的路,就算京剧再好,原地不动也是枉然。我们应该认真思考一下当下的现状和自己的问题。”

裘继戎认为,现在的京剧缺少灵魂,需要被唤醒,“有很多业内人士都觉得我很叛逆,说裘盛戎的孙子一天到晚不演戏,做一些很怪的事。郭宝昌导演曾经说过一句话, 叛逆是艺术的基本,乃创新之源头 。所以京剧人必须跟得上时代,我们与其怀念爷爷,不如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告诉身边的人,告诉这个世界,中国的艺术是多么的强大,它的内在是多么不可思议,我坚信未来京剧的灵感仍旧来自传统,但形式必须是国际化的。”对自己的“叛逆”,他认为,“如果老拿我爷爷那辈人的标准来衡量的话,我做这事就不应该。但这事儿其实很好地宣扬了传统文化的现实意义,是有助于我们行业的发展的。”

“艺术无法复制粘贴”

裘继戎的京剧表演功底非常深厚,但他跟这个行业却始终多有“顶撞”。裘继戎试图打破一些长久以来竖立起的桎梏,“我做的这些事情老先生不理解,包括我的家人。很长时间后,大家才慢慢接受。”回忆起参加《中国好舞蹈》和跨界流行艺术引发的争议,裘继戎表示“痛并快乐着走着”。

裘继戎的音乐属于广义的“世界音乐”范畴,他认为京剧中抽象的中国神韵具有极其庞大的养分,他所做的,就是让传统东方文化的禅思,与现代艺术相互跨界碰撞,产生令人回味的化学反应。《遥远的路程》歌曲中,“红尘路、行者苦、寻净土、皆迷雾”“雾中行、悟真经、观自在、自何在”的京剧唱段融合在音乐中,创造出全新艺术感受。裘继戎认为:“传承与创新并不矛盾,要使中国传统文化在现代社会中焕发出朝气,就必须使它形成一种开放的状态,迎接各类文化的挑战,在彼此碰撞、彼此融合中获得成长和前进。”

裘继戎希望创作出来的音乐既有京剧的感觉又有流行的味道,“我会把很多京剧的感觉和唱念加在音乐中,它可以带给我的空间更大,传播度更强,我觉得自己没有在复制,我很喜欢这种感觉。从我个人来说,传承并非是形式上的,就算形式传承的再好,那同样是复制粘贴,这是没有用的,因为艺术无法复制粘贴,艺术是讲个性的。在当下的中国,我们如何看待自己,怎样去表达这门艺术,我们做得远远不够。这些年我做着各种跨界的尝试,也深思今后的发展,我并不觉得自己只要继承爷爷的艺术就可以了,我始终认为爷爷的艺术,只有他自己才能诠释好,而我们应该有更大的空间。”

新报记者 翟翊


在线聊天机器人 http://www.easyliao.com/
禹州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