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盛世 如你所愿

来源:2020-07-24 21:20:24

从新中国民航的诞生——两航起义,到中国民航的发展——培养自己的飞行员、开飞远程航线,都离不开他的领导、指示和鼓励,1957年他作出的“保证安全第一,改善服务工作,争取飞行正常”批示,至今依然深远的指导着中国民航的发展。

由于工作性质和他快节奏、高效率的工作作风,飞机是他使用频率最高的交通工具。苏联赠送给他一架飞机做专机,除了其他中央首长外出可以用,民航飞机周转不过来,也拿它当普通班机用。

那个年代的飞机性能和舒适度以及安全,和现在的飞机都难以比拟,但为了提高效率,为了抵消人们对飞机的安全顾虑,他喜欢坐飞机。

他就是大国总理周恩来,今天是他逝世40周年的日子,TOA特别辑录一组照片和文字,缅怀他,纪念他,感谢他。

奠定新中国民航基础

1949年夏,周恩来批准了中共华东局《争取两航公司的工作报告》,决定中央由李克农负责,具体事务由罗青长联络,动用中央情报部的香港系统和上海系统,上海军管会予以协作,全力策动两航起义。

1949年11月9日清晨,原中国航空公司的10架飞机与中央航空公司的2架飞机相继从香港启德机场呼啸起飞,在脱离塔台视线后,掉头向北飞去,1架飞抵北京,11架飞抵天津。同日,香港中国航空公司、中央航空公司2000多名员工通电起义,投入新中国的怀抱。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两航起义”。

起义北飞的12架飞机和后来修复的国民党遗留在大陆的17架飞机,构成了新中国民航初期的机队主体,起义归来的技术业务人员成为新中国民航事业建设的一支主要骨干力量。毛泽东主席称赞两航起义是“一个有重大意义的爱国举动”,周恩来总理称之为“具有无限前途的中国人民民航事业的起点”。

640

1949年11月12日,周恩来总理致函祝贺两航起义原文影印件。

640

1949年11月15日,周恩来总理在北京饭店宴请两航起义北飞人员。

培养中国自己的飞行员

1952年7月27日,周恩来为“中国人民航空公司”题字,并亲自主抓民航工作。8月1日,中国人民航空公司在天津正式成立。

在1954年底以前,我国虽然有了中国民航,但技术力量比较落后,当时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国内外的专机飞行,都是由苏联飞行员担任。周总理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有一天能坐上新中国培养出来的自己的飞行员开的专机。

曾任周总理秘书的王伏林同志(后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有这样一段叙述:

当时中央首长坐飞机,驾驶员都是苏联人,也就是中苏公司的苏联飞行员。坐在飞机上,别看周总理好像从不介意,有一次,他终于发话了:咱们自己的飞行员能不能飞这样的飞机?

五十年代初,空军已经具备一定规模,已能从飞行员里挑出尖子来飞专机。可是空军总觉得不行,“总理啊!您还是坐苏联人飞的专机吧!不要冒这个险!”周总理一听:“不行,你们一定得找一个咱们自己的飞行员来飞。”空军方面的负责同志担心自己的飞行员一旦上机出点问题风险太大,就一直拖着没办。周总理知道了,很是生气,就让空军尽快解决。空军实在拗不过,从全军中选拔出最优秀的飞行尖子来飞专机。

640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为保密和安全起见,周恩来指示:由空军、民航共同成立指挥保障小组。在商讨尼克松访华期间日程安排时,周恩来提出,尼克松在我国的所有活动,都乘坐中国民航的飞机,由中国飞行员驾驶。他决定将自己的伊尔18专机供尼克松使用。他先后四次同专机机组人员面谈,就飞行和接待中的细节一一过问,并一再强调说:“这次专机任务非同一般,我要求你们一定要全力以赴,一定要搞好。尼克松总统到了中国的土地上,就要听从我们的安排,你们从现在起就要组织专机人员,认真做好一切准备工作,打好这一仗!”

640

1972年2月21日中午,尼克松总统乘坐“空军一号”降落在首都机场,开始了他的正式访问。26日,尼克松离开北京,乘坐中国飞行员驾驶的伊尔18去杭州、上海访问。从北京起飞后,周恩来和尼克松、基辛格在客舱里谈笑风生,“空军一号”一直跟在其后。

鼓励中国民航飞出去

1965年3月,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第一书记乔治乌-德治逝世。周恩来总理率中共代表团参加葬礼,租用的是巴基斯坦的飞机。当专机抵达罗马尼亚时,罗方惊讶地对我使馆同志说,他们迎接的所有外国领导人都乘坐本国飞机,惟有中国总理租用别国飞机?此前,周恩来也多次感慨地说:“什么时候我能坐中国自己的飞机出国访问?”1965年3月23日,周恩来总理指示:“中国民航不飞出去,就打不开局面,一定要飞出去,才能打开局面。”

他决定亲自乘坐中国民航的飞机出访坦桑尼亚。时任中国民航北京管理局副局长的张瑞霭任领队,飞行总队抽调刘崇福、徐柏龄等10人组成专机组。

6月1日下午4时许,机组圆满完成试航任务,飞抵巴基斯坦的卡拉奇,在那里等待周恩来为首的中国政府代表团的到来。

640

1965年6月3日,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率代表团乘坐巴基斯坦总统专机从拉瓦尔品第飞抵卡拉奇,经过四十分钟短暂停留,换乘中国民航的伊尔18飞往非洲。周恩来登机后直奔驾驶舱,同张瑞霭等机组人员一一握手,亲切地说:“这是建国后中国民航飞得最远的一次,我们一定要飞出去,我跟你们一起来实践!”飞机途经伊拉克时已是黄昏,当机组放下起落架,准备在巴格达机场降落时,机场突然停电,导航台失去指示讯号,跑道灯全部熄灭,张瑞霭猛地一惊,血液一下子涌上脑门。他脑海里迅速出现了几个应急方案,复飞,要夜航飞往第三国,没有气象报告,油料也不充足,情势会更加复杂;降落,机场一片昏暗……紧急关头,张瑞霭迅速做出立即降落的决定。周恩来冷静地对他说:“我很放心,相信你们会有办法处理的。”于是,张瑞霭利用黄昏时分那一点点微弱的余光,准确地判断出跑道方向,将飞机稳稳地降落在跑道上。

顽皮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