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作家李青松的《万物笔记》: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来源:2020-09-08 17:07:03

讯:李青松,文如其名,他的生态文学在国内独树一帜,笔写万物,声名远播。

《万物笔记》是李青松以文学的形式对环境和生态问题的发声,是一部人与自然、生态系统、万物关系的叙事与对话,凝结着他的生态文化理念和思想。李青松走过的道路是他对中国生态和自然环境发展大势阅读、审视后的先觉与忧心,对人与自然生态充满激情和哲理的叙事与描述。他的文字有着深刻的忧患意识和对现实的批判与反思,从源头上探索人与自然的关系与责任,思考生态环境恶化的原因和改变的途径,他的文字有一种唤醒的力量,是心灵深处的诗意漫步。

多年来,李青松走遍大江南北, 天涯海角,出入山野丛林,奔走于高山峡谷,举如椽之笔,以浩然正气,写自然万物。他关注森林草原沙漠、草木鸟兽水系,聚焦具有强烈生态保护意识的人,为他们造像。他写普通人的绿色精神和生态意识,吕梁山里为种树育林一根筋的“二杆子”,写保护乌梁素海疣鼻天鹅的民间护管员张长龙,写茶马古道上鸟道雄关保护自然的林区护管员野猫,写濒临灭绝的华南虎,写具有美容功效、长寿之油的茶油,写伐木时代的森林火车,草木本色的铁皮石斛……在他的笔下,在自然、生态的背后,凸显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人对自然生态疯狂地破坏以及恢复性的建设,是天地之间亘古未变的人类对自然的依存关系。

他笔下的万象, 天地之间纵横九万里,古往今来上下五千年。他“写天地之辉光,晓生民之耳目”,先天的“情性所铄”,后天的“陶染所凝”,才气与学养,阅历和见识使李青松的文章庄重大气,又不乏朴拙天真,尤其是个性化的语言,甚至是明显的方言性的语言,口语化的语言,简单上口, 使文章独具特色,这也是其文的魅力所在。

他善于采用重复词汇,突出和深化主题。他写《一种精神》,文章的语言很有特点,接地气,有方言的成分, 朴实幽默。“种树”一词在文中反复出现,意在强调种树人乔建平的真实、执着、无私和坎坷的经历,刻画出一个普通农民淳朴的生态意识和崇高的精神境界。

《薇甘菊》是李青松生态报告文学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代表作。这篇文章以宏大的叙事、广博的自然科学知识, 全景式的视角,写给中国乃至世界带来严重生态危机的薇甘菊,揭示外来物种的入侵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呼吁人类节制欲望,与自然和谐相处。文章思想深刻,文采绮丽,丰富的人文历史和自然科学知识,散文化的叙事手法,灵活多变的语言风格,对薇甘菊这种有害物种进行全方位的描述, 彰显了报告文学的魅力所在。

生态文学作为文学的一种独特的文学形式,随着全球气候、自然环境和生态系统的变化,而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并承担起“经国之大业”的使命与担当。

李青松的生态文学将国家的绿色发展理念融入其中,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以诗意化的手法表现在字里行间。全书贯穿了李青松的生态文学的基本思想、使命与责任。他首次对生态文学的基本概念作了完整、深刻的描述:生态文学是以自觉的生态意识反映人与自然关系的文学。生态文学把自然作为抒写对象, 主张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一种平等的关系,强调人对自然的尊重,强调人的责任与担当。生态文学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文学,它除了反映“人与自然的关系是怎样的”之外,同时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即反映“人与自然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不把人类作为自然界的中心,不把人类的利益作为价值判断的终极尺度,这并不意味生态文学蔑视或反人类。恰恰相反,生态的整体利益是人类的根本利益和最高价值。

秉持着生态文学的理念,《万物笔记》写一种绿色情怀、一种令人敬仰的精神:一个普通的农民坚持10年在荒山种树造林、挽救濒危物种华南虎、乌梁素海的生态变化、文冠果种植的兴衰变化、从大开发到大禁伐、关注铁皮石斛……

文以载道的思想在李青松的生态文学中体现得非常充分,《万物笔记》不仅融入作者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和强烈的生态文化意识,他将生态文化理念依托一个物种的演变、一个地区生态环境变化,森林、湖泊和边远地区动物和鸟类的变化,从生态和环境层面深入探究人类在经济和生态发展过程中的破坏、保护和建设的作用。

李青松的生态文学融入生态理念和朴素的哲学观点,读者阅读的过程也是学习、了解和接受他的生态理念的过程。他的文字有“道”的意味, 润物无声。《大学》里讲:“物有本末, 事有始终,知所先后,则近道矣。”笔者在阅读《万物笔记》的过程中,时时被他的这种充满哲学意味的“近道”和“布道”所感染,对生态文化有了更深的理解。

李青松认为生态文学是以自觉的生态意识反映人与自然关系的文学,把自然作为书写对象,主张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一种平等的关系,强调人对自然的尊重,强调人的责任与担当。生态文学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那就是它还要反映人与自然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生态面前人人平等。空气不认肤色,不辩语言,不厚官员,不薄百姓。”“物与物的关系背后,从来都是人与人的关系。”(《乌梁素海》)在《万物笔记》里,这种哲学性的语言,具有鲜明的生态文化理念的句子俯拾皆是。这种哲学化的语言,是对现象和感受的总结,也是从理性层面的价值提升,对读者阅读和认识问题起到了升华主题和思想提升的作用。

《万物笔记》着笔生态万物,以发现的眼睛,寻找美的视点,赋予万物以生命的活力。以“力的表现,动的姿态”,使文章呈现出勃勃生机,苏东坡称之为“气象峥嵘”。《万物笔记》时常会把读者带入一种特殊的生态环境中,读者如临其境,感受生命之美、生态之美,体会生态文学的深刻内涵。

荒山、沙漠、湖泊、山林、穿山甲、华南虎、鸟道、铁皮石斛、塞罕坝…… 当这些有生命或无生命的万物成为文章的主角的时候,仿佛被金手指点击, 即刻鲜活了起来。在李青松个性语言里,那种有节奏的无言之美、生命之色, 那种阅读时脑海里的画面感,给人妙不可言的感觉。绘画上将这种感觉称之为“有意味的形式”。这是李青松的生态文学给人最鲜明的感受,也是生态文学有别于其他类型的文学的最突出的特点——生命的意义、美的意义、生态环境对人类生存的意义。

叔本华说:“一个人的作品就是他思想的精华。”用这句话恰好能概括李青松的这部《万物笔记》。

文章的境界有多种。如作者所述, 《万物笔记》无意追逐物质层面的繁盛, 注重的却是生命内在的丰沛和高贵, 与穷奢极欲逆向而驰。书中主张,人, 应当过一种从容不迫的生活,同时去感受生命的教诲,在简约中体味生活的意义。对未来的人与自然应该是一种怎样的关系,也进行了诗意地呈现和描述。

想起荷尔德林的那句话:“人诗意地栖息在大地上……”这不仅是诗句, 更是李青松生态文学追求的理想。


国产特殊效果漆 http://www.dufang.com.cn/
顽皮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