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马足风流小说周燕回薛悯

来源:2020-06-25 17:57:53

小说《》,主要讲述了周燕回薛悯之间的爱情故事。为您提供瘦马足风流小说阅读,瘦马足风流小说题材新颖,构思巧妙。缠足的痛三天便过去许多了,夏嬷嬷又来给她重新裹了一次,换下来的布已经分辨不出本来的颜色。春嬷嬷笑着说让燕回把布留下来,算是纪念。

《瘦马足风流》精选:

缠足的痛三天便过去许多了,夏嬷嬷又来给她重新裹了一次,换下来的布已经分辨不出本来的颜色。春嬷嬷笑着说让燕回把布留下来,算是纪念。她的笑容还未落下来,燕回抓起便扔出了窗口。

这东西,她才不要留,她巴不得从来没见过它。

秋嬷嬷带着长欢来看她,一看这情景,秋嬷嬷便把春嬷嬷连推带拖地拉出了房间,春嬷嬷爱笑,可不是没有脾气的。燕回这么不给她面子,后果可想而知。

可是春嬷嬷真的没打算生气,缠足那天晚上的壮烈情景,她回去后想了很久,也不得不佩服燕回。她看着秋嬷嬷脸上的心疼,轻笑了一声,便离去了。

秋嬷嬷最是心软,也是小秦楼里最受欢迎的一个嬷嬷。

春夏秋冬四大嬷嬷里面,春嬷嬷是个笑面虎,夏嬷嬷是个冷面神,秋嬷嬷心软,小姑娘撒撒娇什么的往往她都睁只眼闭只眼,而冬嬷嬷呢,却是比夏嬷嬷还不受欢迎的存在。

冬嬷嬷最年轻,也最清高,很难见她给谁一个好脸色。小秦楼日常的运转都是其他三个嬷嬷在管,而冬嬷嬷只会在心情好的时候教上一两节课,她那一手琴倒是弹得极好。

嬷嬷们都各司其职,冬嬷嬷在里面实在是个异类,不过在小秦楼待久了的人都是见怪不怪。春嬷嬷常说,阿冬啊,是个有本事的人,你们这些小丫头片子要是学到她两成本事,就足以踏平小秦楼,若是再好点有个五成,就弹遍天下无敌手了。

可是冬嬷嬷性格孤僻,一对上她那眼神,就够哆嗦的了,谁还敢去求教。就算敢去,冬嬷嬷收与不收也还是个问题。

相对于如同高岭之花的冬嬷嬷,秋嬷嬷真心的笑容简直就是冬日里的暖阳了。

燕回总感觉秋嬷嬷就像从小陪她长大的奶娘一样,可她毕竟是秋嬷嬷,小秦楼里任何一个嬷嬷都不是省油的灯。

而奶娘呢,只是一个温柔软弱的妇人,现在也已经成了一抹紫色的孤魂罢。

“长亭姐姐,还痛不痛呀?”长欢小心翼翼地挤在床沿,怕碰到燕回的伤脚,一双眼睛又紧紧盯着燕回,深怕错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何以如此深情。

燕回做惯了家里最小也是最受宠的那个,还是第一次面对“妹妹”这个陌生的角色。长欢的眉眼温和,声音脆脆,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

“不痛了。”于是燕回便轻轻地应她。

这么几天,真的是第一次得燕回的回答。唤了这么多次的“长亭姐姐”,终于跟她说话了。

长欢一瞬间怔怔,又很快反应过来,高兴得跳起来,“啊啊啊,长亭姐姐你跟我说话了说话了!秋嬷嬷你听见没有,我长亭姐姐跟我说话了!”

秋嬷嬷忍俊不禁,又习惯性地咳了一声:“长欢,注意举止。”真是……太跳脱了,有阿夏那样的手段镇压,怎么还是养出一个这么活泼的孩子来呢。

长欢眼睛圆圆,一下子站定了,帕子从腰际拿出来,放在手边盈盈一拜,“是的,得长亭姐姐一言,我心甚悦。”

“你这小妮子。”秋嬷嬷终于笑出来了,搡了长欢一把,才笑着看向燕回。

燕回也笑了,长欢简直像个活宝,见她作怪,自己心里也是异常欢喜。

“这是麻沸散,每日少食,有助于减轻疼痛。”秋嬷嬷放了两个小纸包在床头,“吃完了让长欢再来找我拿便是。”

“长欢知道的。”长欢先笑吟吟地答了,她就知道秋嬷嬷最好了,长亭姐姐这么美的人,秋嬷嬷一定舍不得她受苦。

燕回看出长欢小心思,有些微感动,长欢这傻丫头,秋嬷嬷哪里是舍不得她,明明是看在长欢的面子上。她才来几日,哪里就和秋嬷嬷有情分了。

“咦?长明姐姐。”长欢突然叫了一声。

燕回抬头看去,果然见门口处出现了一袭藕荷色衣裙,一张庄重的美人脸,带着关切的神色。

长欢回头眼巴巴地看着燕回,终于得她一句:“请进来吧。”

“长明姐姐,长华姐姐,长容姐姐,都快进来吧。”长欢很快顺溜地叫出一串名字。

燕回觉得自己头都快炸了,怎么还不止长明一人,人一多她就觉得不舒服了。

“都是好相处的人,若是累了再让长欢请她们回去。”秋嬷嬷拍拍燕回的手,声音极低地道。

燕回看秋嬷嬷长得就不像会说何人有不好的人,可她也不能反驳,秋嬷嬷在长明她们见过礼以后就走了。

长明实在不像是个以后会做妾的人,稳重、成熟,燕回看她第一眼就有这种感觉。她若是不笑,活脱脱就是一个主母的模样。

长华有些面瘫,眼神却孤傲,不穿金戴银,全身只有些许玉饰,她只和燕回一个对视,便不再开口了。

而长容却是和燕回最像的人,不是容貌,而是气质。燕回觉得她身上有一种亲切感,却老是奇怪地不能像对长欢一样对她。

第一印象都还是不错的,证明了秋嬷嬷的话还是有些道理。此番三人也是来看望燕回,长明出口字字都是斟酌过的,也不去触碰雷区,长华几乎是不开口,长容温柔很多,她看长欢和燕回处得不错,便交代性子跳脱的长欢一些照顾人的小细节。

三人没留多久,看燕回神色倦怠,便都告辞走了。

短暂的交谈也让燕回对长字辈里的这一群女人有了一些了解,今年来的,不能说示好,但起码都是有善意的。而剩下的,长迎已经是死对头了,长秀长韵长柔三个关系比较好,长宁不与任何人交好。

以前刚知道要上京嫁给太子时,舅母还叮嘱她入了太子府要小心那些勾心斗角,可是太子府没入成,就一个小秦楼,也是处处心机。

长字辈今年出门,若是可以嫁到富户家去,便是成功了,若是不能,那就只有等待明年或者以后。但往往留到后面的都是失败者,结局就是被卖入勾栏妓馆,不管你是否愿意。反正你入了瘦马窝,没有老板同意,是不能自己赎身的。

长字辈里每个人都是一等资质,所以每个人都是对手。拉帮结派那是常有的事,明枪暗箭也是少不了的。

燕回还没有明确的报仇计划,不过在小秦楼站稳脚跟,却是非常必要的。这一点,没人提醒她也知道。

等燕回的脚能够下地以后,便开始跟着长字辈们进行出门前的最后一轮的学习。

贵女们都学琴棋书画,女红偶尔也有一些,投壶抹牌之类的娱乐项目也是不可缺少的。一等瘦马所学的,便跟这些差不多。要说有区别的话,便是深度了。

贵女学这些,不过是为了应付交际而已,在广不在深,什么都会一点,却又什么都不精。你若是唱歌跳舞太过精通,别人会说你是歌姬舞姬。若是女红出众,别人又会说你是个绣娘,便是投壶之类的,若是有个百发百中的,别人又说你不学无术不务正业了。

以前,燕回觉得,当贵女真难。

现在,燕回觉得,当瘦马更难。

这些东西你都要会,并且不是浅尝辄止,你需要精通,甚至是举一反三,因为瘦马此业,便是为了取悦别人的。你让别人欢喜了,你才是一个合格的瘦马。

从没听过,瘦马是让人宠着的。你又不是千金大小姐。

经过几天的学习,燕回终于看出来,长字辈里,果然无一人是平庸之辈。

长明擅画,长华擅书,长迎擅琴,长容长宁擅棋,长欢长韵擅曲,长秀长柔擅舞。

最让燕回在意的果然还是长迎。长迎的水平已经到教习嬷嬷们都称赞的地步,可是听春嬷嬷说,还是不到冬嬷嬷两成的功夫。

燕回觉得,自己只有舞比较拿得出手。当年在江南,外祖也是豁了一张老脸出去给她请回来一个在舞蹈方面有很深的造诣的大家来教导过的,可惜她现在虽然能下地,跳舞却还是不能的。

还好教习嬷嬷们比夏嬷嬷好说话多了,说让燕回好了以后再学舞。于是她便跟着学其他的课程,其他人虽然是有自己比较出众的一方面,但是其他项也是不弱的,在众人中间,燕回第一次被激出一种不服输的感觉,学得比在闺中时认真多了。

嬷嬷们都看出来燕回底子不错,悄悄向春夏秋冬管事嬷嬷们回报此事,却只得一个“慎言”的回复。竟是一个字都不许多说的。

其他人也看出来了,大部分人还好些,长迎直接是随时随地的嘲讽脸,底子不错又如何,你现在可是差了我们好大一截呢。混进来长字辈,本事真大。

于是长迎便挨了夏嬷嬷十记打手心。

把长亭提到长字辈是我们的决定,长迎你有何不满?

没有。长迎不服气地低下头,出声却是恭恭敬敬的。

长欢在燕回耳边悄悄说,“长迎就是碎嘴子,她被夏嬷嬷打得最多了。”

夏嬷嬷的眼神轻飘飘过来,“长欢你在说些什么呢。”

“没……没什么。”长欢忙不迭地跟着低下头去。

燕回捏捏她的手,得到回应后悄悄在心里笑了。长迎不服气又如何,她周燕回已经如此,可顾不了别人的眼色。


怎么做棋牌代理 http://ljw321.51sole.com
禹州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