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缓缓归精彩章节试读(霍永安慕珣瑭)

来源:2020-08-01 21:24:13

主人公是霍永安慕珣瑭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火热的小说,小说书名是《》,这里提供霍永安慕珣瑭小说精彩章节试读。只是,明日,他没机会给她。边关告急,霍将军一双儿女随霍将军去了边关。再见是十年后,曾经缠着他要娘的小姑娘,已经成了独当一面的霍小将军。

《陌上花开缓缓归》精选:

已经适应大半时间,也就是每月四日吃素的霍将军又开始了百无聊赖的日子,天气冷了,边关消息都不好传过来了。

永安整日蔫蔫地,往年这时候,她都会和阿兄打雪仗,堆雪人。可现在抱着个手炉在窗边一坐便是半日,没有半分踏雪赏景的兴致。比摄政王殿下还无欲无求,生无可恋。

“唉,京城连雪都下得绵软无力,乏得很哪。”

才入冬,不过是零星小雪,将将铺满地面。

“再过些日子吧,临近年关雪才大,鹅毛大雪也是有的,霍娘子别急。等到了日子,还怕你嫌雪大呢。”

有霍娘子在,王府里都多了丝人气儿,从前王爷自己,连布置都不兴的,王爷嫌吵。

得亏了霍娘子是个热闹红火的性子。

“过来,离窗子远些,当心受了寒。”王爷蹙眉,看来,窗边应加几个炭盆。

“听闻,年关之时,家中女眷都会贴窗花,描灯笼,热闹地紧,可是真的?”

永安过来拈了块桂花糕,这个时节,竟然还能吃到桂花糕,她十分欢喜,每天趁着王爷在时偷吃两块。

“霍娘子在家不兴这个?”良管家喜欢亲力亲为,尤其喜欢给王爷摆饭,闻言,不由好奇,连汤碗都忘了放下。

永安却暗淡了,连桂花糕也不香甜了。

她尽量用轻松的语气开口:“霍府无女眷,况我自小长在边关,哪里知道京中的规矩。我都同父兄一起,守岁,喝酒。”

王爷有点心疼,是啊,霍府无女眷,霍府家眷,上炀关被掳,自尽阵前,只有眼前这个,当时尚在长安,幸免于难。

说到幼时,她倒是想起一事。

那是她六岁时,哥哥八岁,他俩被留在京中,先皇体恤,进宫过年。

北辰王是先帝最疼的弟弟,一身玄金锦袍,那是永安见过最漂亮的人,而且当时太后娘娘温声细语地同他说话,把她羡慕地不行,这就是娘亲吗?

当天她饭都没吃几口,一直看着太后和北辰王母子。

晚上回去她问哥哥:“我想同一个人要一个东西,怎么说他才会送给我呢?”

“啊?这样啊。”哥哥咂咂嘴,拍拍他的小肚子。

“我听说京中人都喜欢和漂亮的人说话,你打扮漂亮些,拿着你最喜欢的东西和人家换,人家自然就肯换给你了。”

永安默默地记住了哥哥的话。

第二天,早早地起了床,家中无女眷她一直作男孩儿装扮。

穿上了她最漂亮的宝蓝色锦袍,还绑了同色的发带。拿上了平常收集宝贝的小盒子,兴冲冲地往漂亮哥哥宫里去。

在太液池旁遇到了漂亮哥哥。

“漂亮哥哥,我这个送给你,这个也送给你。”把她平时攒的一盒子宝贝都递到他手里,还有她最喜欢的小木雕娘亲。

“你能不能把娘亲分我一半?”

那么温柔漂亮的娘亲,她也想要。

永安现在忆起这事,只恨不得一掌拍死自己,竟然想同当时的北辰王殿下分娘亲!

埋头吃饭,她现在只想把自己埋进汤碗里!只怪当时年少!

北辰王殿下看着自家不知忆起何事分外窘迫的小侍卫,福至心灵地,同她想到了一处。

那是他第一次有无所适从的感觉,“不不,我不要你的东西。”从没有人和北辰王提过这种要求,让向来应对得宜的他都有些结巴。

“这些都是我最重要的东西,你不喜欢吗?”可以看出她真的想要一个娘。

急吼吼地把脖子上的长命锁摘下来,送到他手里。

“漂亮哥哥,这个也给你。能不能把你的娘亲分我一半?”

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得北辰王有点哭笑不得。

“王爷都说不要了,你是哪家小辈?这般没脸没皮。”

永安那些宝贝,还有她的长命锁都被冒出来那个小姑娘撞到了湖里。

看到自己辛苦攒的用来换娘亲的宝贝被扔到了水里,小永安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你别哭了,我着人帮你捞上来。”北辰王从没安慰过别人,更别说是小孩子。

只能学着母后平日的样子摩挲她的头顶,只是这孩子十分难哄。

哭声惊到了前来谢恩的霍帅。

他一手抄起小女儿,低声安慰,一面揪住了要冲上来打架的儿子。

“谁敢欺负我妹妹!”

永宁像头愤怒的小兽,霍帅暗中使了些力才拽住了他。

“陛下,小女无状,冲撞了王爷,臣先带小女回府,改日再来谢罪。”

陛下宽和:“无妨,不过是小孩子间玩闹罢了。”

永安还在抽噎,趴在爹爹肩头,含糊不清地要娘亲,也要漂亮哥哥那样的温柔漂亮的娘亲。

女儿?那个娃娃竟是个小女孩

北辰王怔怔地看着刚刚勾下来的宝蓝色头绳,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片刻后,沉声到:“来人,把刚刚掉进湖里的东西捞上来,一件也不许落下。”

“王爷,不知哪里来的野丫头,理她作甚?不知羞,竟同王爷要娘亲。”

她若何王爷一个娘亲,那不就是嫁给王爷的意思吗?

“林姑娘,也该和女官好好学规矩了。”

以如此恶意揣度一个孩子,过分了。

晚间太后听了这事,与他道:“永安这小姑娘,也着实可怜。不然,哀家收她为义女,接到宫里来。”

“阿娘,想来,她想要的,是自己的娘亲。”

太后只得作罢。

“东西捞起来了,明日还她,长命锁怎能轻易摘下来呢。”

太后欣然,自家小儿子,看着和煦,可从未关心过旁人,怕是也同情这个小姑娘呢。

也没什么不好。

只是,明日,他没机会给她。边关告急,霍将军一双儿女随霍将军去了边关。

再见是十年后,曾经缠着他要娘的小姑娘,已经成了独当一面的霍小将军。

英姿飒爽,说一不二。


北京工装定做 http://634996.51sole.com

顽皮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