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桑纤写的龙武寂小说在线全本阅读

来源:2020-08-01 21:47:48

龙武寂序章

星河璀璨,宇宙未知处,亘古长存的虚空中,被时间所遗忘之地,存在一具残缺的龙尸,尽管历经了岁月的消磨,依旧能感受到它的气息。

龙!宇宙中最强大的种族,即便尸体早已残破不堪,也无法掩盖昔日的辉煌。

在这片不存在时间,不存在生命的虚空中,除了龙尸外,只剩下寂静,无尽的死寂,时间似乎已经定格。

直至某个瞬间,那尊恒古沉寂的龙首,微微抬起,睁开那仅剩的龙目,如黑洞般的竖瞳似乎能够看穿虚空,死死盯着前方的宇宙。

许久后那如黑洞般的龙目才缓缓闭合,一团紫光从眉心间浮现,划过这片未知的虚空,不知去向,紫光消失后,那具残缺的龙尸顷刻消散,重归这浩荡的宇宙之中。

茫茫星海,一道紫光划过,闪烁在一个个星球上,经过大大小小无数个星系。

一颗蔚蓝的星球上,一名人身鱼尾的小姑娘靠在海岸边激动的拍打着身边睡着的同伴,“看!是流星!紫色的流星!”

她的同伴也是一名人身鱼尾的一个小男孩,懵懂的揉了揉眼睛,看着天际外划过的紫光,“咦,真的哎,我们海蓝星好久都没出现过流星了,真是稀奇!”

……

同样的场面在不同的星球上演着,苍凉的大地上,一名上身赤裸,脸颊上长着鳞片的男子,横坐在尸山上,看着满地的尸体,他苍劲的拳头锤着胸口吼道:“紫色的流星!请将我的贡品带给至高的死亡之神,我是死神最忠臣的信徒。”

……

一位雍容华贵的女子,站在城堡的高墙上,望着夜色中划过的那一抹紫光,“流星啊!你是自由与希望女神的化身!保佑您的子民能够战胜魔狼族。”

历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旅途,终于,在一片璀璨的星系前,紫光渐渐放缓了速度,它直直落进了一颗星球,在刚接触到的一瞬间,它被拦住了,穿过不知多少星系的它,居然被一颗星球拦下了。

它并没有停下,周边紫色的光芒绽放着,随着光芒的绽放,星球对它的排斥渐渐消失,紫色的光芒开始融入星球。

星球上的生灵几乎同一时间往天空看去,因为天上出现了两轮太阳,一红一紫,紫色的光芒渐渐压过了红色的光芒,整片天空阴沉沉的一片,天际被渲染成紫红色。

“天这是要塌了嘛?我还不想死啊。”

“怎么可能,会有两个太阳?这不可能。”

“光明之神庇佑!圣光永存!”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毁灭吧,至高的毁灭之神,毁灭这一切吧。”

“可恶!我的血海深仇还未报,世界居然就要毁灭了,我不甘心!”

“咦!稀奇,稀奇,上一次应该还是千年以前吧,当那时师尊还健在,如今我已是迟暮之年,没想到还我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这天外之物,不知能否给我带来那一线希望。”一名身形略显佝偻的老者痴痴的看着天空说道。

……

整个世界瞬间沸腾了,有喜,有怒,有悲,有癫,有惊,有惧,有恨……

各种情绪弥漫着,酝酿着,等待最终爆发的那一刻。

紫色的光芒越来越深,紫芒遮住了天,遮住了整个世界。

“世界完了!”

当紫色的光芒完全融入了星球后,它犹如一颗紫色的星辰划过天际,突然瞬间绽放开,化作无数大小不一的星芒洒向这个世界。

“终于来了!”一座若隐若现的山峰中,一名白袍老者睁开眼,老者睁开眼后,整座山峰都在颤抖,一头背生八臂的白猿爬上山峰捧起了老者,“走!”老者指了一个方向。

蔚蓝的海平面上,一只首生独角,身长数十米的白蛟破开海面冲向天空,朝着一团巨大的星芒飞去。

同样的场景在这个世界不同的地方上演着,数不尽的强者都开始争夺紫芒带来的宝物。

......

一座屹立在山穹之上的宏伟宫殿中,一名长相平平无奇的男子悬空倒立在大殿中,除了男子,这辉煌的宫殿中竟空无一人,男子赤裸着上身,那一身肌肉精壮却不显夸张。

悬空中的男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闭着眼向前走了一步,下一刻他便背负着双手站在了宫殿之外,而殿中倒立的男子则缓缓消散。

“桀皞!”男子平淡的说出两个字。

下一刻男子面前缓缓浮现出一个左边脸上戴着狰狞面具的男子,那暴露在空气中的半张脸庞近乎腐烂,散发着恶臭,犹如地狱中爬出的恶鬼一般。

“无魂大帝!”桀皞戴着面具的脸瞬间贴到男子面前,他的声音嘶哑又阴森。

惊悚的脸庞悄然出现,无魂大帝却视若无物,“除了你,无人敢如此放肆!”

“嗯哼!那为什么我敢这么放肆呢?”桀皞伸出白皙的手指放在无魂大帝的胸膛上划了一个圈。

无魂大帝稍微退了一小步,桀皞的身体便分崩离析。

“啧啧啧,真是无趣呢。”桀皞的身影缓缓浮现在无魂大帝的身旁。

无魂大帝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以为我真的拿你没办法?不是不能而是没必要!”

“好啦好啦!回归正题,难道你对这天外之物不感兴趣?现在外面可是都抢疯了呢。”桀皞的长袖在脸上一挥,狰狞的面具落下,右脸带上了一张柔美的面具,狰狞的面具下展现出一张惊世的绝美容颜。

“我还是比较喜欢和你谈,怎么,你的双子之魂能控制住了?”无魂大帝背负着双手,凝望着天边四散的星芒。

“唉!“她轻叹了一声,”桀嗥本就是我分裂出来的另一个我,实力与我相仿,想要完全控制住怎会那般容易,不过我暂时让他安静了,想和我谈什么就快说吧,要知道现在外边为了天外之物可是打成一片了,我可不想白白浪费这次机遇呢。”女子轻眨着美眸看向无魂大帝。

“嗯,我的肉身暂时出不了离魂殿,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无魂大帝简单明了的切入正题。

“你先说来听听。”桀嗥没有立即给出答案。

“那团紫芒,你帮我找到它。”

“紫芒?漫天都是,就算你的肉身出不了离魂殿,可以你的手段取得几团紫芒应该不难吧。”桀嗥美眸闪烁有些不解的看着无魂大帝。

“我所指的是紫芒并非漫天的星芒。”

“宝物都包裹在光芒之中,在没有破开之前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紫芒与星芒又有何异?”

“站的越高,看的越透彻,星芒漫天而紫芒却只有一缕,那些星芒不过是在遮掩它的痕迹罢了。”

桀嗥沉默了,她拖着香腮静静的思考着,无魂大帝一语点醒了她。

“你帮还是不帮。”无魂大帝似乎不愿意多说话,一切问题都是以最简洁的话语。

“帮你找也可以,不过我有什么好处呢?要知道那些星芒中可存在着价值不菲宝物呢!都是遗落在宇宙各处的秘宝被这颗紫星带来,而你说的那紫芒是你的猜测,究竟存不存在还是个问题,你如何让我为你寻找呢?”桀皞故作烦恼的说道。

无魂大帝云淡风轻的看了她一眼,“说,你想要什么?”

桀皞思考了一会说道:“你能告诉我紫芒的具体位置?或者它的轨迹,总得告诉我它有可能落在何处吧?”

无魂大帝摇了摇头,“不能,一开始我能感受到它的存在,不过它似乎发现了什么,抹去了所有存在过的痕迹。”

“那就是没有任何消息咯,难度太大了,我得和你谈一谈条件。”

“说!”

“三年,我只帮你寻三年,三年后无论结果如何你都必须让我进离魂殿三年。”

“可以!还有什么条件?”

“你看,我这孤家寡人的,虽然有些实力,可毕竟只是孤身一人,别说三年了,就是让我找上三千年也未必能找到一点线索。”

无魂大帝点了点头,伸出一根手指在面前画出一道古老的纹路,男子收回手后,空气中渐渐凝聚出一块乌黑的铁片。

“这块黑魂纹你拿着,除了四荒殿以外,无魂殿的人都会听你差遣。”

桀皞接过铁片,调侃的说道:“为什么四荒殿的人不行?难道你还怕我趁你闭关颠覆了你的无魂殿?”

“我相信你不敢,若是你真需要用到四荒殿,我让四荒殿的人配合你就是了。“

不过桀皞却摆了摆手道:“不必了,四荒殿的人都傲的很,我可压不住,就这样吧,我走了,三年内若是有消息我会来找你。”

话音刚落,桀皞的身影便开始分崩离析。

最后看了一眼被紫光印染的天穹,无魂大帝缓缓走回了殿里。

......

被圣光笼罩的教堂里有一座圣洁的天使雕像,那是一座女天使的雕像,圣洁的脸庞让人不敢生出丝毫亵渎之意,一名头顶皇冠的老者跪在雕像下虔诚的祈祷着,他的身后有一名身披银色铠甲的男子单膝跪地,手放在胸前低着头一动不动。

“凯西诺特!你感受到了吗,光明女神给世人的指引。”

“教皇冕下,请宽恕我不够接近光明,无法感受到光明女神的指引。”

“哦,没关系的孩子,你是最信仰光明女神的审判骑士长,总有一天你会感受到光明女神的指引。”

“是的,我愿意将我的生命甚灵魂奉献给光明女神,那么教皇冕下,我现在该怎么做。”

“光明的指引,就遗落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派出所有的审判骑士,不惜一切代价找回光明女神的指引。”

“遵命!”

圣光广场上,光明女神的雕像下,站着一排排身披银甲的审判骑士,凯西诺特站在广场的最高处。

“你们都是光明的骑士,教皇冕下已经感受到了神示,光明女神的指引就遗落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光明的指引,将它带回圣地,为此我们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甚至是你们的生命,你们的灵魂,你们可否畏惧?”

“为了光明!为了神庭!我等死而无憾!”广场上传来狂热的高呼声。

“为了教皇!为了圣地,为了光明!出发!”

“出发!”

......

阴森的殿堂中堆满了枯骨,一具佝偻的躯体一动不动的盘坐在一座白骨王座上,似乎已经失去了生机,白骨王座后方有一座巨大的雕像,那是一尊古怪的雕像,面庞狰狞一对獠牙从嘴中蔓延而出,眉心间睁开的竖瞳似乎能够贯穿一切虚妄,生有四对手臂在空中挥舞,每一对手臂各握着一对兵器,双杵,双矛,双剑,双鞭整座雕像看起来阴森森的狰狞无比。

佝偻的躯体突然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空洞洞的眼瞳似乎能够吞噬魂魄,接着佝偻的躯体颤颤巍巍的站起,那双退只剩下一成枯皮包裹着。

“恭迎老祖出关!”一名满鬓苍白的老者从大殿外飞了进来,停在佝偻的躯体前恭敬的说道。

一名满鬓苍白的老者居然称呼这具佝偻的躯体为老祖,可想而知佝偻的躯体到底活了多少年月,与其说是一具活化石也毫不为过。

佝偻的躯体发出一阵嘶哑刺耳的声音,”我的死关并未渡过,此次苏醒是因为一件神物的气息。“

老者微微一惊,”老祖神识当真通天彻地,举世无双,今日的确有一天外神物降临,门中弟子正在争夺散落的宝物。“

”不!那些都无关紧要!那缕紫芒才是惊世神物!“佝偻的躯体发出刺耳的声音激动的说道,差些一个踉跄摔在白骨王座上。

”去!找到它!“佝偻的身躯嘶哑的发出了这个命令。

”遵命!“老者虽然不解,可佝偻身躯的话显然很有震慑力,他不敢不从。

老者离去后,那具佝偻的躯体似乎再次失去生机,瘫坐在白骨王座上。

接着又有数地上演着不相同却又有异曲同工之妙的画面,不同的地方,不同的盖世人物,却发出了相同的命令,寻找紫芒!

............

紫色的天穹整整持续了十日,这十日里,整个世界陷入了无尽的混乱,大地、江河被染成了红色,尸横遍野,有人类的,有野兽的,有半人半兽的,有……

一只如小山般的白蛟奄奄一息的趴在苍茫的大地上,它的四周全是各种奇奇怪怪的尸体,这些种族无一例外都是为了它身下的那把金灿灿的巨剑。

“吼!”白蛟长啸一声,它赢了,那些企图从它身上抢夺巨剑的生物全都死了,全都被它杀死了,它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消失在了这片苍茫的大地上。

仅仅十日,无数的生命凋零,十日之后,紫色渐渐褪去,阳光再次洒在这片满目疮痍的大地上,整个世界披上了一层灰色的阴霾,无数的生灵们从厮杀中清醒过来,看着熟人的尸体,他们哭泣,咆哮,悔恨。

那些抢夺到的宝物,开始狂笑,窃喜,癫狂。

整个世界充满了负面情绪,无数冤魂消散不去。

这昏暗且血腥的十日被后世称为紫夜。

顽皮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