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一首唱不完的哀歌小说

来源:2020-08-05 21:59:57

这里提供《》小说,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周景崇苏玥的小说,小说人物形象饱满,值得一读。选择这个地方不是没有理由的,维罗纳是一家西餐厅,装修低调奢华,而这个地方,正是周景崇当年向苏玥求婚的地方。

《爱你是一首唱不完的哀歌》精选:

周景崇微微皱了一下眉,也没有拒绝,“好,那就在维罗纳见面吧。”

选择这个地方不是没有理由的,维罗纳是一家西餐厅,装修低调奢华,而这个地方,正是周景崇当年向苏玥求婚的地方。

他要让苏玥恨他恨得彻底,彻彻底底对他死心塌地。

爱他,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见面约在三天之后,一个安静的下午。

苏玥站在镜子前面,精心打扮着自己。

镜子里面的人瘦弱苍白,绝美的五官画着淡淡的妆容,病态的美却让苏玥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许多。

一身白色齐肩连衣裙,精致的蕾丝边贴服在白皙的肩膀上,柔顺的长发松松的搭在肩上,低眉顺眼的样子让苏玥宛如不沾尘世的仙子。

苏玥抬手将碎发别到耳后,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轻轻一笑,这一次,要更加自信一点。

艾然在楼下等着,看到苏玥走出来之后,眼神就定格在了苏玥的身上。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苏玥,印象中的她一直是一个刁钻,固执,一意孤行的大小姐,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短时间内艾然还是无法适应锋芒内敛,斯文恬静的苏玥。

“艾然?漂亮吗?”苏玥毫不在意他的眼光,还捻起裙角左右转了转,毫无杂质的笑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少女。

艾然看呆了,不仅仅是因为苏玥美得勾人心弦,她浑身散发的魅力都让人一不开眼睛。

“艾然?”

苏玥又唤了一声,带着疑惑看向艾然,艾然猛然间反应过来,连忙点头,“漂亮,很漂亮!”

艾然绅士的为苏玥打车车门,“美丽的女士,请。”

快到地方的时候,艾然从后视镜中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苏玥,他还是有些不放心,“苏玥,不如你有什么话给我说了,我帮你转达?你现在的身体真的不能再有大的情绪波动了。”

苏玥听后无奈的笑笑,这么多事情她都扛过来了,也不差这一件,根本算不了什么,她摇头,“不用的,我可以的,就是来道个别,不那么紧张。”

到了维罗纳餐厅门口,艾然见拦不住,也不再说什么,只在苏玥下车时说道:“我在门口等你。”

苏玥摇头拒绝,“你回去吧,不用等我,我要回爸爸那里去了,我会让爸爸来接我的。”

艾然叹了口气,也是,周景崇给苏玥留下的那坐房子就是一座金丝笼,也是苏玥的伤心之地,还回去干什么?

他们俩一离婚,各走各的,以后能不能再联系也不知道了。

“好,有什么事情个给我打电话,我随时等待公主传唤!”艾然笑眯眯的比了一个打电话的姿势,惹得苏玥笑的更加美丽动人。

苏玥迈着优雅的步子,挺胸抬头走进餐厅,举手投足间优雅从容,不少惊艳的目光投射在她身上,被瞩目的感觉让苏玥仿佛又回到了以前娇持任性的时候。

既然在这个地方开始,那就在这个地方结束。

周景崇,全世界唯一的周景崇,也是最后一个,也绝对不会再去认识第二个。

引路的侍者将苏玥带到一间包房前,苏玥深呼一口气,扬着自信的笑意推门走了进去。

不意外的看见了里面正腻歪在一起的两个人。

“苏姐姐,可算来了,我还以为你生病在床来不了了呢。”程欣萌立刻从周景崇怀里退了出来,脸不红心不跳,朝苏玥走了过来,“正商量着要不要去看看你呢。”

苏玥淡然一笑,隐藏在手环之下的伤口隐隐作痛,“我迟到了,对不起。”

程欣萌亲自给苏玥拉开板凳,动作之间好似朋友一般,苏玥道了声谢坐了下来。

正好坐在周景崇的对面。

二人的视线撞在了一起,苏玥平淡的转移了视线,拿出了周景崇逼迫了自己一年的离婚协议书放到了桌上。

“你要的东西,我都写好了。”

周景崇并没有看向桌上的文件,而是盯着苏玥在看,锐利的目光好像要把苏玥灼出两个窟窿,真的这么轻易的就妥协了吗?用尽心思耍花招耍了一年,就这么没事人一样签下了?

好像看出了周景崇的质疑,苏玥解释道:“放心,这份文件是真的。”

周景崇脸色一沉,忽的冷笑一声,“那你这一年多来的纠缠,意义何在?”

原来都一年多了啊...

苏玥猛然觉得心脏狠狠的一阵抽搐,自嘲的笑笑,“我想知道,你的爱情到底有多廉价,你的为人值不值得我去爱。”

说到这里,连程欣萌的脸色都难看了几分。

只不过很快的将情绪掩藏了起来,静静的坐在一旁,乖巧的看着两人谈话。

她倒要看看苏玥到底有多大的胆子。

周景崇看着桌上白字黑字的离婚协议书,“所以这是你的答案?”

“是。”

“那你倒是说说,我的爱情廉价到什么程度。”

“分文不值。”苏玥清晰的将四个字吐了出来,眉眼含笑的样子好看极了。

周景崇在她看似平静的目光中看到了波涛汹涌的恨意,对自己彻底绝望的心灰意冷,这个令人厌烦的女人终于要离开我的世界了不是吗?

明明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可为什么心中的某处总是在叫嚣着,愤怒着。

坐在一旁的程欣萌感觉到周景崇身上散发出来浓浓的怒气,满是关心的在桌下拉住了周景崇的手,帮他平息着怒气,一边打着圆场,“苏姐姐,爱情哪里是金钱来衡量的呢?在我们这个圈子里,谁又敢说谁对谁真心呢?”

这简直是苏玥到这里听到最中听的一句话了,在这个被利益和金钱熏陶的圈子里,爱情对谁都是廉价的。

苏玥冷不丁的问道:“那你们呢?”

程欣萌自信的挽住周景崇的臂弯,“我和阿崇从小就认识,感情当然是任何人都不能比的。”

“哦,那真的恭喜你们了。”苏玥莞尔一笑,自顾自的给自己倒杯酒,“祝你们幸福。”

程欣萌拿出一张准备好的请帖,递了过去,“苏姐姐,虽然很唐突,但是还是希望你能过去参加我们的婚礼。”

周景崇略感诧异,程欣萌突然邀请苏玥参加婚礼,可从没跟她商量过,不过想来苏玥应该也不会收下,她怎么可能会自取其辱呢?

顽皮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