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角是傅子琛女主角是姜姒的小说阅读-后悔无用离婚傅先生小说

来源:2020-10-04 10:33:53

后悔无用:离婚,傅先生第九章

是傅子琛。

宋致立刻朝着他伸出了手,眉眼带泪,声音颤抖:“子琛,救我,阿姒跟这个男人起了争执,我只是不小心撞见了而已……”

傅子琛目光倏然冷了下去,他大步上前,扯过宋致的手腕把人搂在怀里,脱了外套盖在她的肩上,小心翼翼呵护。

却无视了还被徐前坤扯着的姜姒。

姜姒睁开眼,刚好对上傅子琛看过来凉薄的目光,那眼底有讽刺有煞气,更有几分恨不得撕了她的怒气。

“徐总,看样子断手的痛记不清楚了,要不要我再给你回忆回忆?”

他略过姜姒,目光落在徐前坤禁锢姜姒的手上。

那双手刚好断了一根指头。

正是当年他亲手折断的,而今日,他还敢对着宋致动手动脚的,他当年果然就该杀了这个男人。

徐前坤猥琐的笑了起来,得意的搂紧了姜姒,挑衅而又不屑的盯着一脸冷然的傅子琛:“姓傅的,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设计老子的下场,别以为搞两个女人来挡挡箭牌我就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我怀里的这个,是你老婆吧?”

他阴测测的目光,落在姜姒的脸上,看着姜姒苍白惊惧的脸,他更加兴奋:“你说我要是当着你的面上了你的女人,外面的人会怎么看你?”

“随便你,你想怎么上就怎么上,反正你们都是一伙的。”傅子琛冷笑,目光从姜姒惊慌无措的脸上略过,手上用力,搂紧了宋致。

姜姒的心被揪了起来,绝望到抽疼,墨色的眸子瞬间染上了雾气。

她拼了命的挣扎,想要逃脱,却怎么也挣不开徐前坤的控制,裸露在外的肌肤迅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子琛。”

她声音颤抖:“别丢下我。”

徐前坤出事之后出了名的变态,关于他玩残少女的事情她都有所耳闻,更何况还是当年间接导致他断了一根手指的她落在他手里。她双目盈泪,乞求的看着傅子琛,希望他能够伸手把她拉过去,哪怕只是拉她一把也好。

傅子琛没动,冷若冰霜的看着她:“姜姒,好好体会一下当初宋致体会的一切,这是你欠着她的。”

话音刚落,他搂着宋致转身离开,欣长的身影落在地上,格外的潇洒。

姜姒眼神一暗,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他终究还是不信她的,他宁肯把自己的老婆留给徐前坤,也要带走宋致,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徐前坤倒是哈哈笑了起来,弯腰把姜姒抗在了肩头就朝着楼上的休息室走去:“小美人,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让你爽一爽。”

休息室的门被打开,姜姒被重重的摔在沙发上,眼前发黑,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散开,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狼狈。

“放开我,徐总,你好歹曾经也跟我父亲称兄道弟,如今就要侮辱他的女儿,你下得去手妈?”

姜姒勉强撑了起来,心底翻滚,却拼了命的维持表面的冷静。

她看着徐前坤:“当年的事情不是我设计的,要真的是我,我又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

她要是真的有那份心机,怎么会被宋致吊打?

“废话少说,脱衣服。”

他扯着姜姒礼服,双手用力,刺啦一声,礼服应声碎开,被遮掩的白皙晶莹的肌肤瞬间落入了徐前坤的眼底,他双目通红:“姓傅的艳福不浅啊,左拥右抱,还都是这么极品的绝色,哈哈哈,今天就让我来给他调教调教老婆。”

他抓着姜姒的手压了上去,满是烟草味的嘴熏得姜姒差点吐了出来,她哭求,不断的挣扎,却更加激发了徐前坤的兽性。

“叫,大声点。”

“手放开。”

“贱人!”

他红着眼掐着姜姒的下巴,强迫她看着他,看着他怎么在她身上留下下流的痕迹。

“看好了,回去告诉姓傅的,我到底是怎么玩你的。”

“放开我!”

姜姒狠狠一头撞在徐前坤的头上,用力之大,直接把人从身上给撞了下去,徐前坤骂骂咧咧的从地上站了起来,黑着脸解开了皮带,朝着姜姒抽了过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就让你看看,不听话到底是什么下场。”

“啪!”

那一皮带结结实实的抽在姜姒的背上,毫无瑕疵的美背瞬间红肿,肌肤被抽的裂开,鲜红的血肆意流窜。

“爽不爽?”

徐前坤满意的看着姜姒倒在地上抽搐,疼得只能张大了嘴喘气,话都说不出来,他又走近了两步,居高临下的欣赏着美人狼狈的模样。

方才汹涌的怒火染上几分邪恶。

“看不出来,你口味这么重,非要抽两下才会听话,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好好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做痛并快乐着。”

他手里的皮带又一次高高的扬起。

姜姒趴在沙发上,目光盯着落下的皮带,牙一咬,撑起了身子,在皮带落下的前一秒离开了沙发,重重的摔在地上,后背的伤口撕裂,钻心蚀骨的疼。

“徐前坤,你今日要是玩不死我,我必会让你付出代价。”

她趔趄着后退,后背抵在冰冷的酒柜上,墨色的眸子凄然却又决绝。

徐前坤不屑的冷笑:“就凭你?你还是先想想,今天晚上能不能从我手上活着出去吧。”

他渐渐靠近,双手拉扯皮带,盯着姜姒的手,想要将人给绑起来,他甚至都想好了一会要用什么姿势玩死这个女人,可是就在他伸出手的同时,姜姒也飞快的抽出了酒柜上的一瓶酒,毫不犹豫的狠狠砸在了自己的头上。

“嘭。”

清脆的一声响,玻璃碎片洒了一地,鲜红的酒液顺着姜姒精致的五官流淌下来,红色的礼服也染上了各种色彩。

白皙的额头破了个洞,鲜血止不住的流。

“操!”

徐前坤面色一沉,他虽然荤素不忌,可是却不玩带血的女人,这是晦气。

“可以啊,想死是吧,老子成全你!”

皮带狠狠的抽向墙角的姜姒,劈头盖脸,落在她的肩头,她的腰上,她的头上,礼服越加破碎。

“子琛,救我。”


易代账里收费数据怎么导 https://ydz.chanjet.com/m/desc/index?orgId=90003823597
顽皮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