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王者小说-主角为林业方沁宁小说阅读

来源:2020-10-07 11:47:13

顶级王者第5章 离婚吧

性急了的方强也顾不得这里是什么地方,用力撕扯着林霞的衣服。

没多久林霞白皙的圆弧就露了出来,看到那抹白皙的圆弧,方强的最后一丝理智也消失。

“救我!谁来救我啊!”林霞的哀嚎,在混混听来是那么的悦耳,那么的舒心。

一个个兴致勃勃的看着方强,这种事情在KTV里已经不是第一次上演了。

“畜生!畜生啊!”中年老板痛声哀嚎。

越是听到这些哀嚎,方强就越兴奋,张开嘴朝着那一抹白皙圆弧咬过去。

“砰!”一声闷响,伴随着重物落在地上的声音。

所以人看着突然飞出去的方强,脖子都僵硬了。

“哥!”林霞大叫一声,扑到来人的怀里。

“方强!你这是在找死。”林业怒视着方强,如果不是老师傅的教诲,他刚才就杀了方强。

“竟然是你这个蠢货,给我打!”方强挣扎着站起来,看到是林业后,眼里闪过一抹不屑。

林业的为人他是再清楚不过了,虽然有些力气,却绝不敢真的打架。

看到十几个混混围过来,林业安抚了一下站在身后的妹妹,右脚抬起朝着拿起椅子砸过来的混混踢了过去。

“砰!”椅子碎成无数木屑飞洒得到处都是,那个混混更是被林业这一脚踢飞出去。

他身后有六个没来得及躲避的人,跟着一起倒飞出去。

其他没冲过来的混混全都吓呆了,一脚踢飞这么多人,这他妈还是人吗?

没有一个人敢前进一步,全都吓得浑身颤抖。

林业自己也被这一脚给吓到了,以前在监狱里和师傅对练的时候,都是用的这么大力量。

他老人家仅靠手稍微挪动一下就能接下自己的所有攻击。

换到这些人身上,却有这么大的威力。

心里隐隐有了一丝明悟,自己那个待在监狱里的师傅,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能跟他学一身本事,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还不滚!想让我通通打一顿吗?”扫视过那些混混,林业冷声喝到。

所有混混如蒙大赦,全都顾不得伤员,以最快的速度逃离。

那些受了伤的,勉强着站起来,尽量远远的绕开林业。

见哥哥大发神威,林霞底气十足,守在门口每个经过的混混都给上他们一脚。

“敢打我们店老板,看我打不死你。”一边打还一边兴奋的嚎叫着。

“你们等等我!”方强大叫着,双眼看向林业,见他没有看自己,立刻爬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去。

林霞哪能放过他,刚才差点就被他玷污了,抓起一根木棍,劈头盖脸一顿猛打。

刚才吃了亏的方强躲都不敢躲,而且他早就掏空了的身体连林霞都跑不过。

追了十几米,林霞的气也消了,扔出手里的木棍打在方强身上,才返回餐馆。

“小伙子,你刚才下手太轻了,你要知道晚来一步,你妹妹这辈子就被他们给毁了!”

店老板恨铁不成钢的低声说道,那帮混混就应该全部打残,给他们一个沉痛的教训,让他们再也不敢为祸!

“徐叔叔,您别说我哥哥了,他从小就是个老实人,从没打过架也没犯过错。”

林霞整理好衣服后,坐在林业旁边。

她不知道林业这段时间为什么失去了联系,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方沁宁从来没跟她提过。

林业不由得苦笑一声,如果让店老板知道自己在监狱里硬生生从别人身上咬下一块肉,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唉!人啊!一旦懦弱成性,这一辈子就只能被人欺负咯。”店老板叹息一声,缓缓收拾起店里杂乱的东西。

监狱里的事情林业不想让林霞知道,店老板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只要林业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林业就行了。

林霞下班后,林业不想回到给他带来噩梦的方家,虽然噩梦已经醒了,也学到了一身本事。

但他无法面对周玥和方强那副嘴脸,怕会忍不住暴揍他们一顿。

跟着林霞回到她租住的地方,一路上林霞叽叽喳喳说了好多东西,林业都没怎么记得住。

突然全身莫名的一痛,林业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在老师傅那里学了医术,林业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太过激烈的运动引得败血症发作了!

“哥!你怎么了?别吓我!”林霞看到林业突然蹲在地上,连忙的抓着他。

当看到他浑身的冷汗,以及苍白如纸的脸色,林霞吓得花容失色。

“哥!你是不是生病了?我们去看医生。”

林业连忙制止她,败血症的事情绝不能让林霞知道。

就如自己把她当成唯一的精神支柱,她也是同样的想法。

如果让她知道自己快死了,她的精神会彻底崩溃。

“我没事!”林业极其艰难的说了一句,扶着旁边的树站起来。

深吸一口气,按照老师傅教的养生功法,运转了一个周天,身上的剧痛才消失。

“没事了!”林业放声笑了开来,就像小时候逗林霞那样。

“就知道吓我。”林霞擦干眼泪,轻轻敲了林业一下。

她这没有任何力量的一拳,打在林业身上,却引起了全身的剧痛。

紧皱着眉头,狠狠吸了口气,才忍住这股剧痛。

“林业!你什么时候出来了?”一个惊喜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林业一怔,拳头死死的握紧,拼尽全力抑制住心里那份激动。

这个时候绝不能给方沁宁任何希望,也必须掐断自己心里的任何念头。

只要心软就会害了方沁宁一辈子!

足足一分钟后,林业在压制住内心的激动。

“你来找我干什么?我做出那样的事情,你能原谅我?”林业看着方沁宁冷声说道。

“哥!你怎么能这么跟嫂子说话?如果不是她介绍我来餐厅工作,帮我安排住的地方,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林霞看着林业不满的说道。

“这是方家欠我的!”林业歇斯底里的大吼响彻小巷。

感觉到自己在这一瞬间没能控制住情绪,差点把真相说出来,林业连忙说道:“我在方家受尽侮辱,连自己的老婆的碰不得,我活得还像个男人吗?我有一点男人的尊严吗?”

方沁宁愣住了,眼泪打湿了脸庞:“所以你就要去做那种事情?”

“离婚吧!”


鸡苗运输车 http://zgzyqccx.51sole.com
顽皮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