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喜欢你徐蔓秦深小说

来源:2021-01-12 15:13:50

看呗为大家带来《》徐蔓秦深小说,提供《深深喜欢你》免费阅读,接下来请各位一起来欣赏小说的精彩内容。不过悠闲自有悠闲的底气,七点整,秦深准时推开了一号会议室的大门。

《深深喜欢你》精选:

两人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堵车,短短二十米的一段路硬是磨蹭了二十分钟,好不容易驶出堵车路段,李市杰的电话也来了,询问秦深什么时候回来,案情探讨会还开不开了。

“开,怎么不开。”秦深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把控着方向盘,“你让大家都到一号会议室去,各部门带好资料,十分钟后我就到。法医那边的尸检报告出来了没?……让他们加紧,别整那些报告不报告的东西了,把死者的情况大致弄个总结就行,内部看的资料要什么流程规范,先凑合看着,等之后再补。”

徐蔓坐在副驾驶上,看着他挂断电话,单手操控着方向盘往左一转,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队长……”

“什么事?”

“刚才我看见路边的监控摄像头朝我们闪光了,是不是把你开车接电话的违规举动拍下来了?”

秦深骂了一句草,“又照老子。这破机器,倒车闯红灯的不拍,净拍这些瞎七八搭的小动作。”

又……他居然还不是第一次被拍到吗?

回到支队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晚上七点,离说好的开会时间还差五分钟,大厅里几乎没了人,徐蔓跟在秦深后面,看着他不徐不疾地穿过大厅走上二楼,心里都忍不住替他着急。

不过悠闲自有悠闲的底气,七点整,秦深准时推开了一号会议室的大门。

一瞬间,会议室内的嘈杂声扑面而来。

“我就说吧,秦哥肯定不会迟到。”李市杰看着手机,得意地对同僚炫耀,“正正好好七点钟,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怎么样,牛吧?”

有人扼腕叹息,“看来咱们这新来的妹子魅力还不够大啊,没能把在秦队心里排第一位的案子给挤下去。”

有人不服反驳,“那也有一分钟的误差。有本事你读秒,看秦队是不是踩点到。”

还有人在一旁起哄,“对,差一秒也是差,你还得请我们吃一顿饭!……”

“放屁!秦哥就是准点到的,一秒也没差!……”

秦深抬手在会议室的门板上敲了两下,“都吵什么呢?安静!”

他这一嗓子成功让众人都闭了嘴,乖乖坐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上。他走进去,把门带上,又给徐蔓指了个座位,“你坐那里。”

徐蔓照着他的指示走过去坐好,心里有点紧张,之前被秦深叫出去时她还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谈话,所以只拿了个手机,其它的什么也没带,好在周围拿着纸笔的人并不多,大多都是和她一样两手空空,这才稍微放下了点心。

秦深在会议桌的首位上坐下,拿起桌上放好的一份文件翻看,一边看一边叫人,“杭琴,把案件的具体情况给大家说一下。”

二组成员杭琴闻言应声从座位上站起,在投影屏上播放了一份PPT,边放边给众人讲解:“7月3号,也就是今天下午13点32分,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电话,在城郊处的湿地公园里发现了一包装有碎尸块的塑料袋。发现人是两名公园保安和一名游客。游客违规携带犬只入园,被其宠物犬拉到树林中心,刨地挖出了一个粉红色的塑料袋,闻到异味后以为是什么垃圾,就叫来了保安,最终发现里面藏有着的碎尸块。”

“这是那三名报案人发现的塑料袋,和我们后来挖掘出来的另外三个塑料袋。”女警员按下遥控器,投影屏上的PPT就切换到了下一张,呈现给众人两张对比放在一块的图案,“经过仔细对比,这四个塑料袋里的尸块都属于同一具尸体,可以完好地拼接,没有缺漏。树林里没有发现其它的抛尸痕迹,可以将其定性为一起单独的杀人案件。”

秦深点点头,翻开另外一份文件。“尸检情况怎么样?”

“详细的尸检报告还没有出来。”法医组长董睿站起身,他是整个支队里年纪最大的,从事法医这一行业已经超过二十年,技术纯熟、经验丰厚,尸检的结果几乎没有出过差错,在公安系统里颇具名望,关水芸就是被他一手带上来的。

“不过大致的情况已经可以确定了,通过测算,死者的年纪大概是在10到11岁左右,为女性,死因是颈动脉破裂导致的大出血死亡,死亡时间在二十个小时到二十五个小时前,也就是昨天的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五点之间。身上有多处机械伤,大部分在关节附近,推测是凶手在分尸时造成的,肩胛处有一道约三厘米长的机械伤,脖颈右侧有一道约四厘米长的深度切口,初步推断是致命伤。没有发现性侵犯痕迹。”

董睿说完这些后就坐下了,换关水芸起身接着说下去,“我们对死者的食道和胃部做了检查,发现死者生前正在进食,根据残留的成分推断来看,分别是草莓、苹果、香蕉这三种东西。”

“她吃那么多东西?”李市杰惊讶无比,“能吃得下吗,普通小女孩不是一个苹果就该饱了吗?”

关水芸没理他,盯着手里的报告继续讲述,徐蔓坐在李市杰边上,见他被关水芸无视得郁闷,就小声和他说了一句:“应该是水果拼盘,每样东西都只放一点。”

“……死者的身上有多处重复砍伤,在分尸的关节部位尤其多,可以推测出凶手不是特别的有经验,最起码在分尸上这一点是。除此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关水芸走到会议室前边,把手中的报告放在投影仪下,给众人投影了一页报告。

屏幕上是骤然放大的三张尸检图片,和在公园里发现时的状态不同,尸体上面的血迹和污泥被清理干净,露出原本的状态,让徐蔓本能地感到一股生理性恶心,死亡一天还被分尸,这观赏性实在不能说是好。

她偷眼瞧了一圈,见大伙儿都面色如常地盯着屏幕看,显然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画面,就把心底的那点不适压了下去,强迫自己集中精神,盯着屏幕看。

“肩胛骨和脖颈右侧,这两处的机械伤和其它地方不同,伤口前浅后深,说明凶手是从后面袭击死者的,前一下比较轻,后一下明显加重了力气,很显然,凶手在第一次下手的时候没有狠下心来,或许还没有想好要不要杀害死者。”

“这有什么奇怪的吗。”秦深瞥向手中尸检报告的副本,“激情杀人,这样的案子并不少见。”

“我要说的重点不在这里。”关水芸说,“这两道伤口的性状和其他地方不同,我们法医小组进行了模拟推测,在经过仔细比对后确认,这两种伤口出自不同人之手。换言之,杀人的和分尸的不是同一个人,这是一起两人作案事件。”

秦深翻看文件的动作一顿,“确定吗?”

“肩颈两处的伤口比常规的要浅,只是因为死者是未成年人,身体还没有发育完全,所以这成为了她的致命伤。成年人的力气不会这么小,所以我偏向是未成年人作案。当然,也不排除是力气较小的成年人犯案的可能性,女性,老人,残疾人,都是身体力量上偏弱的群体。”

秦深沉默了几秒钟。

“尸体上其它伤口的情况呢?”

“在成年人的力气范围内。”关水芸回答。

会议室内的气氛陡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未成年人杀人,成年人分尸,”秦深嗤笑着摇头,“还真是个大麻烦。说不定那分尸的成年人还是杀人凶手的家长,发现自己孩子杀人后就帮忙掩盖了痕迹。”

“会不会是教唆杀人?”朱桌说道,“未成年人还没有成熟的世界观,他们对死亡没有足够的敬畏,对法律也没有足够的认识,很容易被成年人教唆。”

“那也是个麻烦。”秦深把文件甩到桌子上,“只要行凶人是没成年的,这起案子就是个大麻烦。你们在查案的时候都给我悠着点,别对外泄露消息,尤其是媒体,那群家伙要是知道这是一起有未成年人参与的恶性案件,一定会在网上闹得天翻地覆的,到时候整个支队就别想安宁了。”

“大家也别丧气,目前行凶人的身份还没有确定,小关不是说了吗,不排除是力气较小的成年人犯案的可能性。”副支队长陈康全说道,他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默默听着各人的发言,此刻见秦深把文件一摔,往椅背一靠,一副不想多说的模样,就自发接过了他的话头。“现场勘查的情况怎么样?还有报案人那边,都调查得怎么样了?”

“都仔细调查了。”一组组长张鸿飞回答,“装尸体的粉红色塑料袋是一种常见的垃圾袋款式,在各个卖场都有售卖,通常是和其他几种不同颜色的垃圾袋打包在一起卖的,是常见的家庭用品,上面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标记,无法通过这个渠道进行追查。尸块上没有附着有衣物布料,显然凶手在分尸前把死者身上穿的衣服都扒下来了,死者的头部面容也遭到了破坏,看来是不想让警方知道死者的身份。”

“有意思。”秦深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凶手有两个人,一个负责杀人,一个负责分尸,分尸的那个没有经验,但两个人中却至少有一人知道要尽可能多的破坏能暴露死者身份的东西,拥有反侦察的意识。这说明什么?”


机械设备零件加工 https://wxjsykj.cn.china.cn

顽皮资讯网